下載
  • 員工文苑

我和我的樁基老公(本文獲局故事大賽一等獎)

來源:未知 時間:15-06-26 作者:admin 瀏覽次數:

又是一個周末,而我卻只能一個人漫無目的的亂逛,看到來來往往的情侶,滿臉洋溢著幸福的感覺,羨慕,冷漠,還是習以為常,我都快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樣的感覺了,從大學畢業到現在已快有五個年頭,也許我早已習慣了一個人的生活,家對于我來說也許只是頭腦中的一個概念,看到年輕的母親牽著孩子逛街,年輕的父親提著大包小包跟在母子后面,我就在想,這樣的場景什么時候能發生在我的身上,想像著還在工地的丈夫,忙碌的身影,黝黑的臉堂,唯有一口潔白的牙齒在陽光的照耀下熠熠發光,憨厚的笑容,想恨卻恨不起來,不明白當初自己為什么會選擇一個做樁基工程的老公,以前看到父輩們,常年在野外,父母,老婆,孩子,都顧及不上,唯有思念,想到作為80后的我們,絕對不會再選擇這樣的生活,可是上天似乎老是在跟你開玩笑,繞來繞去,老公還是從事了這一行,如今已有四個年頭,聚少離多的日子,演繹著現實版的牛郎織女,也曾想過放棄這段婚姻,以前我不明白為什么就不能抽點時間陪陪我,不期望天天,不期望每周,哪怕是每個月能陪我一次都成了一種奢望,一個人在外的日子我不想說有多苦,哪怕是生病,難過的時候可以有個肩膀依靠一下也可以。

老公是我大學時表姐介紹的,用表姐的話說就是“肥水不流外人田”。老公,樸實能干,待人真誠而且能吃苦,踏實的感覺可以一輩子對我好,接觸之后發現我們真的有很多的共同點,他的穩重,善良,能干也成為我選擇他的理由,畢業之后我到了徐州,我們沒有落入畢業就分手的魔咒里,卻開始了并不期望的異地戀,2010年,在親人及朋友的祝福下,我們結婚了,婚禮的事情是父母準備的,在工地忙碌的他根本無暇顧及,結婚的前三天匆匆忙忙去縣里拍了婚紗照,前一天,各自置辦了一身敬酒的行頭,結婚第三天,我們便匆匆忙忙的個回個公司,記得談戀愛時憧憬的結婚旅游也就拋到了腦后,還記得那個時候因為去哪里度蜜月還爭的不可開交,他愛北方的粗獷,我卻喜歡南方的細膩,現在終于知道那個時候我們真的是想多了。唉~

說起老公,對于曾經的我更多的是一種委屈。結婚的當年我懷孕了,妊娠劇吐住進了醫院,什么都不可以吃,只能靠點滴,雖說是最難熬的七天卻是我最幸福的一周,沒人照顧,老公不得已從工地趕回來照顧我,在我印象中,這次是除了年假之外,我們在一起最長的日子,每天看他在我床邊轉來轉去,每天醒來看到的第一張臉就是他,每天可以像正常夫妻一樣可以面對面講話,偶爾也可以撒撒嬌,幸福的日子是短暫的,一眨眼七天就這樣過去了,即使再不情愿也得走了,出院手續老公早已辦好,當天晚上的車票他已買好,我生氣,為什么就那么著急離開我,可我還是什么都沒說,晚上收到老公的短信,他說老婆,你要好好的,不要生氣,工地真的很忙,每個人都脫不開身,我要好好工作給咱寶寶掙奶粉錢啊,過幾天不忙了我就回來看你。

又是過幾天,不知道在多少個電話里面多少條短信里都能聽到見到的字眼,一過往往就是幾個月,望著短信我只能苦笑,你到底能有多忙,我沒有期望的那樣,出院之后還是一個勁的吐,白天夜里吐,渾身沒力,沒法正常上班,身邊連個照顧的人都沒有,只好向公司請假,回到婆婆家,老公不在身邊,畢竟不是自己的父母,什么都不好開口,半夜吐的難受,多希望老公能守在身邊給我拍拍背,遞一杯熱水,可陪著我的始終都是那張結婚照,多少個夜里吐醒了,一個人偷偷哭到天亮,每次接到老公的電話,多希望能聽到一句我明天就到家了,可我知道那不現實。一個工地沒有完工,他們是不可能有時間的,在家的七個月,老公就回來了兩次,每次都沒超過兩天,快到預產期了,老公發信息給我說不要讓我害怕,工地馬上也要結束了,到時候會陪在我身邊,真是造物弄人,誰知道我提前了,還記得那天凌晨四點婆婆公公把我送到醫院待產室,就在那安安靜靜的等待孩子的降生,待產室有好多孕婦,看到她們都是老公陪在身邊,覺得自己是那么的孤寂,當陣痛一陣陣襲來,都要感覺自己被撕裂了,可是我咬牙不讓自己喊出聲,我有我自己的倔強,不想讓別人覺得我沒有丈夫陪很可憐,那邊醫生一遍遍喊著我的名字,讓家屬簽字,婆婆聽不懂,我卻疼的無法應答,即便是應答也沒什么意義,老公還在千里之外的工地怎么可能趕過來,在產房中,我心理默默的對寶寶說孩子,你爸爸還沒趕過來,我們娘倆加油,晚上10點老公才趕了過來,看到他疲憊的樣子,原本所有的怨氣消了一大半,看著他熬紅的眼睛,明白他是想為了能趕回來陪我待產,肯定是連續幾個夜晚熬夜做工程資料,看著他抱著孩子洋溢著做父親的幸福,微駝的脊背,能想象出他在燈下苦戰的樣子,作為一名一線工人的妻子也許寬容、理解對他們來說是最好的支持。

在家照顧了我一周后,老公又出發了,直到孩子滿三個月的時候才從工地請假回來,就這樣我帶著孩子、婆婆回到了徐州繼續上班,白天照顧孩子的事都交給了婆婆,我白天上班,夜里照看寶寶,那段日子,我天天睡不了幾個小時,我將整個心思幾乎都放在了孩子身上,跟老公聯系的時間也越來越少,偶爾會半夜收到老公的短信說老婆我想你跟兒子了,在夢中有沒有夢見我,等第二天打電話給老公的時候,電話那頭總是嘈雜的機器聲,來不及說什么就只能聽見他在那頭指揮工人干活的吆喝聲,匆匆忙忙說幾句關心的話就掛了,最難熬的就是孩子生病的時候,婆婆不識字,還暈針只好我一個人跑來跑去找醫生,看到人家都是丈夫跑來跑去,還在一旁不住的安慰自己的妻子,哄哄孩子,我就不斷的在心里問自己為什么我的丈夫不能陪在我們身邊,孩子一周歲多的時候,婆婆執意要回老家,而我一個人也沒辦法帶孩子,孩子只好讓婆婆帶回老家,于是我們一家三口就分到了三個地方,如今我一個人住在公司宿舍,每個月還能請幾天假回家看看孩子,所以孩子對我還不是特別的陌生,而老公已有半年多沒見過兒子了,上次公公生病住院,老公才請假回家,兒子早已不認識他了,看著他只往我身后躲,看到老公傷心的表情,我的心里也酸酸的,晚上寶寶望著睡在旁邊的老公偷偷的問我媽媽他是誰啊,一句話問的我泣不成聲,我使勁摟了摟寶寶說那是爸爸啊,兒子似懂非懂的噢了聲就睡著了,看著身旁熟睡的老公原本帥氣的臉龐已黝黑發亮,因為常皺眉頭,熬夜,額頭也多了幾條與年齡不符的皺紋,竟然多了幾分滄桑,手掌腳底已磨起了厚厚的繭子,好久沒仔細看看老公了。

今年四月份,請兩天假去鎮江工地看看老公,快到出站口我在想三個月沒見面了,不知道成什么樣了,遠遠的就看到他那高高的略顯淡薄的身影,走近一看滿身的泥點子,似乎穿了件迷彩服,他憨憨的來了句,從工地上趕過來沒來的及換衣服,還見到了他的兩個同事,一樣的迷彩裝,一樣黝黑的膚色,看不出實際年齡,但是喊我嫂子,還記得我們一起吃飯的地方叫“八分飽”,還記得他們說的那句讓我心酸的話“終于見到親人了”,一樣的匆匆忙忙吃完飯,他們回工地了,老公帶我找住的地方,晚上快12點的時候老公就要去上班了,我借口一個人在旅館害怕,就讓他帶我去工地看看,雖是四月的天,半夜還是很冷,刺骨的寒冷讓我睡意俱無,走在路上偶爾會遇到一兩個上夜班的人,走了近20分鐘才到工地,暗黃的燈光下,幾輛大卡車進出,他們所謂的宿舍辦公室就是兩個大大的集裝箱,在燈光的照射下更顯得孤寂,一個集裝箱,一個高低床,一付被褥,一臺電腦一臺打印機便撐起了一個辦公生活的地方,遠離繁華的市中心,終日為伴的是激起的塵土,嘈雜的機器聲,老公帶著手電筒去現場監督施工,呆在辦公的集裝箱里的我努力的將自己縮成一團,還是會覺得冷,箱外隆隆隆的攪拌聲,時不時的卡車進出的聲音,隔壁還能傳來他同事有節奏的呼嚕聲,凌晨兩點多,最困的時候,大腦已不聽使喚,可是外面嘈雜的聲音,根本沒辦法入睡,腦袋轟隆隆的,胃也開始隱隱作痛,我這才熬第一個晚上,真不知道一個個夜晚工人是怎么熬過來的,曾經問過他說已經習慣,可是曾經上過夜班的我知道,怎么可能習慣……。

這還是兩年前寫的個人日記 ,翻來看看還是會難受,如今已有6個年頭,他們似乎更加忙碌了,聚少離多的日子已經習以為常,80后的我們也即將步入中年,生活的歷練也讓我們更加成熟,也越來越理解他們的工作,作為家屬的我們真誠的道一句“老公,您辛苦了”。(楊 燕)

網站導航
篮球巨星彩金